JIEQI CMS > 都市小说 > 画堂归 > 画堂归全文阅读 第三百九十六章 暗记
    韦兰珥和卫宜宁在房里叙话,韦应爵和观音保先是在老太太房里待了半天,又穿戴好了到外头玩儿。

    朱太夫人生怕磕了碰了,命人好生跟着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跑出去四处走走看看,冬天里没什么景致好赏的,不一会儿就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去姐姐屋里,”观音保拉起韦应爵的手道:“她那儿有一个冻烟石的盆景,燃了檀香屑在盆里,一会儿就生成云雾,很别致。我常常一看就是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韦应爵对观音保的提议从来都无可无不可。

    两个人便往卫宜宁的院子走,恰好包氏带人去库房清点布匹,到了年底给家里的上下人等做过年的衣裳。

    卫宏安见了她急忙站住,躬身问安。韦应爵跟在他身后,有些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包氏上前,弯腰拉着韦应爵的手,满面慈爱地问道:“小王爷冷不冷?可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?”

    她本是好意,谁想韦应爵却变了脸。

    这孩子天生的古怪,平时最讨厌与人肌肤相触,在家里和自己的姐姐们都不怎么亲近。

    唯独卫宜宁姐弟例外,不但不排斥反而很喜欢。

    包氏见他虽然面无表情,但任由卫宏安牵着手,以为他性情也不至于太差。

    可一句话还没说完,韦应爵那张冰雕似的小脸陡然就变了颜色,眼梢一下就吊了起来,用力地甩脱了包氏的手。

    他年纪虽然小,但一来用尽了全力,二来包氏根本没防备,一下就被他带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旁边的婆子丫鬟虽然慌忙去扶,但包氏的手腕还是磕在了一旁的太湖石上。

    那手上戴着一只玉石镯子,锵地一声碎了,把包氏的手腕割伤,血顿时染红了衣袖。

    丫鬟婆子们当时就慌了,包氏却很镇定,站起身来说道:“不妨事,伤口也不深,略微包扎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韦应爵脸上没有丝毫愧疚的表情,倒是观音保觉得十分过意不去,上前看了包氏的伤口,又替韦应爵说了好些赔礼的话。

    包氏笑道:“不妨事,都是无心的,这又算得了什么呢?连你也不必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观音保连忙去拣拾地上的碎玉,那镯子碎成了好几段,看着怪可惜的。

    包氏道:“让丫鬟的们捡吧!你们快去玩儿吧!”

    观音保却呆呆地看着一块碎玉出神,包氏以为他被割破了手忙上前查看,韦应爵也察觉到他不对劲儿,凑到跟前来。

    观音保盯着那块儿碎玉上的一处暗记,是包氏娘家的标记,这个玉镯是她的陪嫁物。

    成色也只一般,但因为是母亲陪嫁给自己的,所以包氏格外珍视,经常戴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宏安?”包氏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印记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。”观音保有些苦恼地思索道:“觉得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包氏听了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,卫宏安出生在老凌河,在回智勇公府前和她并没有直接接触过。

    包氏娘家并不显赫,陪嫁给她的东西也很少,这个暗记只有几样玉器上有。

    一对手镯一只玉佩外加一个扇坠子,这几样东西里包氏只把那只玉佩送了人。

    那是当初自己为了笼络包贵,把玉佩送给了他。包贵的老婆管家,这东西一定在她手上,但卫宏安如何会见到?

    观音保此时已经想了起来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了,但醒来后手里握着一只玉佩,上头就有这个记号,只是它既不是字也不是花,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意思。夫人,你可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包氏闻言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这镯子是别人送我的,许是哪家珠宝行的印记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说但其实包氏心里早已惊涛骇浪了,那玉佩在卫宏安那里,只能说明是包贵派人去暗杀他们的时候被卫宏安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那些人里带头的便是包贵的妻侄,想必是包贵的老婆把玉佩给了他,又或者是他偷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这东西最后落到了卫宏安手里,对包氏就是极为不利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先都到库房那边去吧,国妈妈留下,”包氏吩咐那几个下人道:“你们先去清点着,我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等那几个下人都走了,包氏问卫宏安:“那玉佩如今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卫宏安道:“留在金陵了,并未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,哪怕是老太太和你姐姐。”包氏叮嘱卫宏安:“小王爷不是有心的,这件事情一旦让别人知道了自然都不过意,反倒伤了咱们两家的情面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卫宏安点头道:“宏安记住了,不对任何人讲就是,多谢夫人宽宏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去玩吧!”包氏站起了身,她手腕上的伤口血凝住了,但依旧泛着丝丝拉拉的疼。

    看着卫宏安和韦应爵两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月亮门后,包氏的神情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虽然卫宏安保证了这件事不会对任何人讲,但包氏做事一向谨慎小心,这么大一个漏洞,稍微被提起来就有可能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包氏根基并不稳固,全赖着朱太夫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万一哪一天被朱太夫人和卫宜宁知道了,自己可就如临深渊了。

    “国妈妈,叫人去楚州寻包贵的下落,找到了灭口。”包氏说道。

    包贵前年在田庄上被林妈妈检举,说他私自埋死尸,被官府抓走,他被包氏威胁,把罪都揽到了自己身上,不过只说是自己酒后失手打死了人,至于另一具尸体,他直接赖到了那个死了的妻侄身上。

    那个手上有道疤的人就是他的妻侄,卫宜宁也是因为看到了那个人的尸体,才认定了的确是包氏派人去杀害自己一家的。

    包贵被定了个流放之罪,发配到楚州去了。

    包氏此时并不知道卫宜宁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面目,且早就把她当做死敌,所以当卫宏安提起玉佩的时候,她便异常警戒,想要消灭一切罪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