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EQI CMS > 都市小说 > 董锵锵留德记 > 董锵锵留德记全文阅读 413. 没有不透风的墙
    但董锵锵转念又一想,这事是雷兰亭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首先,雷兰亭是那种事必躬亲的主儿,一般不会假手于人。如果是他带队,弗莱舍尔不可能认不出来。况且抓猪这种事的高收益主要体现在参与的人少,换句话说,分钱时的人也少。如果弄一个团队来做,意味着最后分钱的人也会多,那样的话每人到手的钱其实都不多,以雷兰亭的性格肯定不会选择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其次,雷兰亭和董锵锵曾有口头约定,大家各自有各自的地盘。而且卢克的放养林不见得比弗莱舍尔的林子小,雷兰亭没必要跑到他这边来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十有**是出现了第三方的捕猎团队。既然这事他和雷兰亭能做,那其他人自然也能做。他忍不住好奇,这事既然不是雷兰亭和他说出去的,那还能是谁传出去的呢?难道说是自己上次见过的雷兰亭的助手小杰?

    董锵锵本来想给雷兰亭打电话问问究竟,但想明白其中的因果后就没再打,结果傍晚时分雷兰亭却给他丢了个电话过来,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兴师问罪:“不是说好互不打扰么?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董锵锵一听这话马上就明白自己白天的猜测**不离十,当即否道:“我没去卢克的林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听卢克说他在林子里碰到了其他人。”雷兰亭似乎对董锵锵的话有所怀疑,“不是你的新团队么?”

    “卢克见过我,如果是我带队,他怎么会不认识我?”董锵锵语气温和地问道,“卢克是不是跟你说他看到几个拿着一堆捕猎工具的年轻人,而且看起来都是亚洲人的模样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你怎么知道的?”雷兰亭听完更困惑了。

    “弗莱舍尔也碰到了同一拨人。”董锵锵沉声道,“而且我中午听到了他们说话,应该也是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?”雷兰亭眼睛一亮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董锵锵简短地描述了一下自己中午在弗莱舍尔果园里的所见所闻,雷兰亭听完,过了半晌才缓缓道:“所以真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我,端木也听见了,而且我当时就知道林子里的人肯定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确定?”雷兰亭的疑心似乎比之前有所加重。

    “这点儿信誉你肯定还是有的,不然你也不会还我钱。”董锵锵反问道,“而且你经常在卢克的林子里跑,难道你从没见过这些人吗?或者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过?”

    “怪就怪在我一次都没碰到过。”雷兰亭边回忆边说道,“但我最近听说有人卖野猪给东南亚人开的餐馆。”

    “东南亚人开的餐馆?”董锵锵眉毛一挑,“餐馆叫什么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极品芙蓉。”雷兰亭笃定道,“就是之前烧毁的那个‘一品芙蓉’,那餐馆原址翻建了。”

    骤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董锵锵不自觉地一愣,他这才想起,老餐馆失火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而然地又想起了靳远,自从上次他在西餐馆外跟丢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后,他就再也没有靳远的任何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?”雷兰亭听对面没动静,对着电话高喊道,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让你的助手,那个叫小杰的男生去打听打听餐馆的事。”董锵锵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被抓后他就退出我的团队了,现在我有新的助手。”

    电话两头又陷入了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董锵锵刚要挂电话,就听雷兰亭突然问道:“我听说……乐乐脚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乐乐是个好女孩,我知道她心里喜欢你。你要不喜欢人家就早点儿跟人家说,别耽误人家找下家。”雷兰亭的语气分外严肃。

    董锵锵没料到雷兰亭会突然扯到这个话题,似乎在这里单身是一种匪夷所思的事,不管女生还是男生,都必须要有男/女朋友才正常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打听到什么,都记得告诉我一声。我这边也是。”董锵锵赶忙岔开那个让他尴尬的话题。

    没等董锵锵再叮嘱更多,雷兰亭已经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次日,就在董锵锵打算专门跑一次弗莱舍尔的放养林看看情况时,突然接到老白的电话通知,他的火车比原定计划更早到汉诺威,他让董锵锵准备好酒菜给他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由于老白特别叮嘱,所以董锵锵这次也没叫其他人。专心炒了几道横菜,又备了几瓶老白爱喝的威士忌,一边复习路考要点一边等人。

    老白风尘仆仆地进了小楼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一时半会儿没空找房了,所以这段时间还得借这里凑合凑合。”老白跟董锵锵碰了下杯,酒精洒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哎,求之不得啊。”董锵锵发自肺腑地长叹一声,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老白斜着眼冲董锵锵“嘿嘿”一笑:“还郁闷呢?”

    “憋屈。”董锵锵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掐的动作,“而且越感觉不顺就越不顺。aps是这样,路考是这样,最后连抓猪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”老白放下酒杯,笑眯眯地挑了一块儿肥多瘦少的红烧肉放进嘴里,边嚼边用手指尖轻点桌子边笑着说道,“怎么你小子现在变怨妇了?就没点儿好消息告诉我么?”

    “怨妇?”董锵锵被这个比喻气笑了,回道,“马上第二次路考算好消息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算啊。”老白说着从背包里抄出一件拉夫劳伦的polo衫扔给了董锵锵,“这个就当预祝你路考成功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董锵锵把衬衣放到一旁:“还有个事儿得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老白运筷如飞,一盘子菜顷刻间见了底。

    “即使8月3日路考过了我这次可能也没法跟你一起出去学带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老白夹起一片蘑菇。

    “8号上午预科考试。”董锵锵给自己倒了杯气泡水,“刚出去就还得回来,时间太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考试,考完了去找我也可以。反正这两周我都在德国境内,你买张火车票就够了。”老白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而且你考完预科也没其他事,就等着9月开学了,倒不如把这段时间好好利用起来。另外你抓猪那事我一直就觉得不靠谱,完全是看天吃饭,还动不动就是大伤,这不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。现在是旅游旺季,最近来德国旅游的游客增加得很快,正是你建功立业大赚钞票的时候,夏季可是导游的黄金季节。”

    老白说话时董锵锵基本就是低头认真听着。虽然老白的有些话董锵锵并不认同,但老白看问题的角度和思考问题的逻辑确实有很多可取之处,董锵锵真心觉得跟着老白能学到很多。

    “那我听你的,预科一考完我就找你去。”董锵锵举起气泡水敬老白。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。”老白笑呵呵地透过自己的酒杯望着董锵锵,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ps1、月初求月票和推荐票!感谢书友们的支持鼓励!打赏随缘。

    ps2、欢迎来起.点.中.文.网.读正版原创小说《董.锵.锵.留.德.记》,第一时间更新,风雨无阻。欢迎书友来评论交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