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EQI CMS > 玄幻小说 > 打造超玄幻 > 第十九章 修行人,灵压(求收藏,求推荐票)
    雨淅淅沥沥的下。

    连天的雨幕,让天地一片朦胧。

    小巷内,雨水哗啦迸溅,打在青砖上,溅起高高水花。

    伊月撑伞,狐魅脸上带着错愕。

    倪玉也是微微瞪大了眼睛,嘴巴张成圆状,看着前方那穿蓑衣,戴斗笠的俊俏男人。

    这男人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敢这般说?

    公子心眼那么小,这家伙……死定了啊!

    陆番眯了眯眼,雨水顺着油纸伞的伞沿洒下,像是一窜窜的珠帘,让韩连笑的微笑面容在陆番眼中,充满了朦胧感。

    陆番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轻轻抚掌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只是个有腿疾的书生,只会写写诗,寻花问个柳。”

    “让阁下给我面子,倒是奢侈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。

    让韩连笑眉宇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都说陆长空之子,因为双腿腿疾,脾性暴戾,现在看来……传言也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你看这脾气……多好。

    “既然陆少主如此有自知之明,那便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韩连笑轻轻摆动木笛,温和笑道。

    声音很温柔,但是话语说到最后,却逐渐变得肃杀。

    聂长卿颤颤巍巍的站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嘴角淌着血,脸都被雨水冲刷的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……多谢您肯前来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此事乃是鄙人的恩怨,掺和其中,对陆公子并无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鄙人恳求陆公子带我儿走,他只是个孩子,他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聂长卿话语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陆番靠在轮椅上,一手撑着下巴,一手在沾染了水汽的羊毛薄毯上轻轻弹了弹。

    小巷狭窄又逼仄,一如阴沉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聂师弟,你这可就难为陆少主了,尊上的命令是让我带回你和双儿,特别是双儿,尊上可是挂念的紧。”

    韩连笑弹去木笛上的雨珠,笑着道。

    语气朦胧间,却是充斥着不容拒绝的霸道。

    聂长卿面色顿时潮红,怒瞪着韩连笑。

    难怪韩连笑会在如今出现,原来是为了聂双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陆番一巴掌拍在了护手上。

    在雨巷中,如惊雷炸响。

    倪玉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伊月也心头一紧,而挡在最前的凝昭蝉翼剑轻轻抬起,气血和灵气开始涌动,绫罗长裙,青丝纷飞。

    却见陆番抬起手,摩挲了一下眼角。

    “父爱如山,感天动地,我陆平安生平最见不得如此动情的父爱,这让我想起了家中和蔼的等待我陆平安回家吃饭的老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”

    陆番低垂着脑袋,眼眸充斥感伤。

    尔后。

    陆番抬起头,目光看向了韩连笑。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问阁下来自哪个势力了,在北洛城,居然能不给本公子面子。”

    陆番道。

    声音飘荡在狭窄逼仄的雨巷内。

    韩连笑蹙眉,盯着陆番,不知道为何,他忽然感觉巷子内的气氛变得有几分肃杀。

    被陆番盯着,他居然心底蓦地产生了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攥紧木笛,心中寒意仿佛被火炉蒸发。

    “一曲‘潮水谣’,道宗第九韩连笑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来自诸子百家……道宗。”

    韩连笑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韩连笑的话语刚落,陆番又是一巴掌拍在了轮椅护手上。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“早说啊!”

    “看你人模狗样的还以为是帝京国师派来的金银儒卫,要对老聂动手呢,吓本公子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道宗?什么玩意……在北洛城,也配不给本公子面子?”

    陆番背部陡然靠在轮椅上,撇嘴看着韩连笑。

    气氛,陡然安静。

    聂长卿愕然的看着陆番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陆番这番表现是真不知道韩连笑来自道宗,还是假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如何……

    这人……欺软怕硬表现的也太真实了吧。

    伊月狐媚脸上流露一抹轻笑,倪玉则是翻了个白眼,公子果然还是公子……

    凝昭则是轻轻扬起了剑,剑尖垂落连串水滴,直指韩连笑。

    韩连笑脸上的温和笑容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他盯着陆番,他似乎不太懂陆番为何这般嚣张,这般的狂妄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?

    就凭这初入宗师的侍女?

    “陆少主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韩连笑的语气有些冰冷和恼意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陆番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凝姐,弄他。”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陆番话语落下,剑吟瞬间炸响,凝昭动了,气丹内的两缕灵气骤然涌动,犹如烘炉燃烧似的。

    雨幕都仿佛被切开。

    剑光如切开黑夜的闪电,直逼韩连笑。

    韩连笑斗笠上的雨水也不断的落下,他没有理会凝昭,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陆番。

    “宗师为婢,陆长空的手笔果然非凡。”

    “这婢女倒是有点门道,北洛城下,剑压四宗师……”

    韩连笑脸上的阴沉消失了,重新笑起,笑的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抬起手中的木笛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……你非宗师,对宗师的实力可能存在误解,对于诸子百家宗师的神秘和强大,更是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婢女,气血虽然古怪,但……并不能成为你狂傲骄纵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咔擦。

    韩连笑的木笛陡然甩出。

    与凝昭的剑尖碰触在一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凝昭心头一颤,瞳孔紧缩。

    木笛陡然分叉。

    与剑尖碰撞处,居然分叉出了密密麻麻的木条,木条顺着剑尖缠绕了上去,居然束缚锁住了凝昭浑身上下的关节。

    让她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凝昭的伞跌落,雨水浇透了她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比起战斗经验,你这不过一响宗师的婢女……还差的远。”

    韩连笑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背负着手,不理会被他束缚住的凝昭。

    一响宗师,短时间内根本难以挣脱开他这拜托机关家特意打造的机关木笛锁。

    脚步踩下,雨水溅起二尺。

    他目光锁定陆番,一步一步行走而来,他傲然,他冷漠,他仿佛高高在上,审判陆番生死的神魔。

    聂长卿扬起杀猪刀。

    然而,韩连笑气血连震,一掌轻描淡写的拍出,打的聂长卿杀猪刀高高飞出去。

    韩连笑没有理会犹如烂人的聂长卿。

    手筋被挑,气血沉寂。

    曾经的一代宗师刀客,沦落到不及一流武人。

    根本入不得他的眼。

    韩连笑边走,边笑。

    “大雨,窄巷,杀人夜。”

    “天时,地利,有人和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条件,我若是杀你,神不知,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杀你,都对不起老天。”

    韩连笑的语气越发的森然,到最后,更是充斥着滔天杀机。

    “再次自我介绍,韩连笑,道宗第九,五响宗师。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韩连笑骤然踩下。

    积水炸起七尺,犹如滂沱大雨。

    伊月面色骤变,她抓住腰间的长鞭,挡在陆番身前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韩连笑一掌拍出,拍在雨滴上,无数雨滴打中伊月,使得伊月吐血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杀陆番。

    韩连笑就没有再犹豫。

    他乃是江湖人,而陆番,北洛城城主之子,乃庙堂人。

    一旦下杀手,他便没有回头路。

    不能留下任何的踪迹和证据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周,虽然乱成一锅粥,不过,儒教国师还在,大周对诸子百家的威慑就依旧在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韩连笑直视唇红齿白坐在轮椅上的陆番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陆番真是可怜,有腿疾的他,面对死亡,连恐惧下的逃窜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韩连笑从喉头中发出了低吼。

    一掌炸开垂落的雨珠,手掌指尖叠如刀,要划过陆番脖颈。

    轮椅上。

    陆番眉头紧皱,风雨扑面如刀割,雨水沾湿了他的衣衫,倪玉抱紧了油纸伞,两股颤颤。

    可她终是没有退。

    看着狰狞可怖的韩连笑。

    陆番吐出了一口气,缓缓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凝昭的失利,出乎他的意料,不过他倒也不是就没有底牌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继续投放灵气给凝昭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陆番不选择这样做。

    心神一动。

    将面板中6.5的魂魄强度,兑换了5点。

    1点魂魄强度,可炼气10缕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陆番的灵气便从0缕,瞬间飙升到了50缕。

    兑换完毕后。

    陆番骤然睁眼。

    直视杀来的韩连笑,眼眸淡漠,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气丹如烘炉。

    心神如涓涓细流,陆番施展“万法烘炉”给聂长卿修改的修行法《道宗运灵术》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陆番感觉烘炉般的气丹内,50缕灵气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轮椅上。

    陆番安静端坐。

    周身50缕淡蓝色的灵气气流,在他的身躯周围不断的交错纵横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磅礴而巍峨的压力,骤然压下。

    驰骋而来的韩连笑,顿时“噗通”一声,被压力压的跪趴在了积水小巷中。

    巨大的压力,让他艰难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侧脸紧紧的压在水花跳动的冰冷地面。

    五体投地,动弹不得!

    他的心……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!”

    韩连笑瞳孔紧缩,犹如见鬼。

    灵气缠绕在轮椅周围的陆番,伸出手,抚去了喷薄在羊毛薄毯上的水汽,瞥了狼狈压趴在地上的韩连笑一眼。

    慵懒靠在轮椅上,轻笑:

    “修行人,灵压。”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罢了。”

    ps:新书期,推荐票真的万分重要呀,求票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