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EQI CMS > 都市小说 > 独逸 > 独逸全文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
    进入赵锦煦的洞府,里面总算是没有见到阵法。

    赵锦煦带镜映容在洞府中转了一圈,中间特意绕开了其中一处房间。

    “雪泽哥哥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赵锦煦压低声音,说道。

    镜映容:“他没有洞府吗?”

    赵锦煦挠挠头:“他本来选了靠近山顶的一个地方作为洞府选址,哪晓得山顶那些师兄师姐不让,联起手来轮流找他打架,没个清净。雪泽哥哥的脾气你知道的,他可生气了,干脆不要洞府,主动去山顶挑战他们,也不让他们安生。”

    镜映容:“他打不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些师兄师姐都好厉害,”赵锦煦叹了口气,“他现在借住在我这里,每次都一身伤地回来,伤好了又继续去。”

    镜映容想了想,道:“他若能坚持,对方会先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”赵锦煦又变得振奋起来,“其实已经有两位师兄态度松动了,他们因为实力相对较弱,雪泽哥哥最常找他们,他们就觉得不公平,毕竟雪泽哥哥也不差的,每次私斗他们也会受点伤。听说他们在准备外出,算是避开和其他师兄师姐的合作吧。”

    镜映容点点头,忽然想到一事,道:“不是阵阁的人,可以长期借住阵阁中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于这个的规定,不过非本阁的人是不能随意进入本阁的,所以我刚刚会去接你。”赵锦煦说道。

    镜映容:“那你每次都要去接他?”

    “噢,那不用。他贡献点多,买了一堆你头上戴的这个宝物。至于守卫么”

    赵锦煦耸耸肩,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地道:“我都告诉别人他是我同母异父的亲兄长,就没人拦他了。”

    镜映容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妖兽领域。

    身材伛偻的老者杵着拐杖,步伐缓慢地前行。

    他脚下是一条狭窄的石径,石径之下是望不见底的恐怖深渊。

    来到石径尽头,老者拂衣跪下,低下头颅,额头贴着冰冷的石面。

    “吾主。”

    他颤巍巍地道。

    尽头前方,深邃的黑暗里,一团雪白的事物漂浮着,缥缈朦胧,仿若涌动的云雾。

    云雾中传来一个不甚清晰的声音:

    “找到灰袍道人没有?”

    老者:“属下无能,仍旧没有找到此人。属下已令曾与此人有过合作的妖族发出消息,报酬也提到了最高,但此人始终不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便罢了,此人未必肯与我们共谋大事。正事进展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老者:“就剩无涯海的那一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完成?”

    “快、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珑要瞒过逆涯宫,他不敢冒进。”

    老者回答道,声线微颤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没去帮他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似乎担心这样的答案会令对方不快,老者赶忙补充道:“眼下是关键时期,他们都忙于照看各自负责的部分,腾不出手来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静默后,对方突然起了另一个看似不相干的话题:“你知不知道,为什么当初刚晋升到无上之境的空极道尊,能够杀上我们的圣山?”

    老者转动眼珠,绞尽脑汁,试探道:“因为,他太强?”

    他刚一说完,周遭陡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。

    无形的压力笼罩了他,仿佛深渊倒扣,令堂堂兽皇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主、主上!”老者挣扎着,嗓音嘶哑地喊道。

    压力消失了。

    来自云雾深处的话语透出淡淡的失望之意:“走吧。在事情完成之前,不要再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老者起身,横提拐杖,慌慌张张地沿着石径倒退离开。

    云雾继续翻涌着,依稀显露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人影头颅微垂,像是正看着下方的某处。

    深渊中,有冷光一闪即逝,剔透而又斑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镜映容从阵阁归来,本是朝一座大城去的,却在半途停住,转而回到海湾处。

    离海湾不远的地方,一个人躺倒在地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镜映容站在边上打量对方,目光停在对方腰间的令牌上。

    极界笔:“没见过的亲传弟子啊,元婴大圆满?话说这些亲传弟子是不是都跟那姓余的小辈学的,天为被地为席随处睡?”

    极焰珠:“他的法衣怎么破成这样了呀,好歹是地器,都不修一下么。”

    极煞剑:“……你不说我都没发现这还是地器,烂得太彻底了。”

    镜映容看了眼自己的小小养殖场,又看看衣不蔽体呼呼大睡的那人。

    她心念一动,那人便飘了起来。

    极煞剑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镜映容:“丢远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时那人竟是醒了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迷茫地张望四周,全然没有疑惑于自己悬浮半空的现状,而是将眼睛对准了镜映容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那人咧开嘴,发出一连串怪异的笑声,眼神却是呆滞无比。

    镜映容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对方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人就那样坐在地上,上半身歪来扭去得像条立起的虫子。他又“嘿嘿嘿”地笑了几声,道:“我是谁?我是这儿最尊贵的人,你!快向我行礼!”

    他猛地用手指向镜映容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镜映容:“你不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对方一下子歪倒在地,在地上滚来滚去,撒泼似的喊着:“我就是!我就是!你是内鬼,你是奸细,你想害我!”

    镜映容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极煞剑诧异道:“这人……疯了?”

    极焰珠:“好像是诶。”

    极界笔:“亲传弟子怎会落到这个地步,真是奇了怪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忽地一骨碌爬起来,靠近镜映容,神神秘秘地道:“我有一个秘密,你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镜映容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显然对方并不在意镜映容的回答,他声音压得更低,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镜映容:

    “我就告诉你,你不要告诉别人。这个秘密就是……你死了,太初观就能万世长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“咯咯咯”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得死,你们都得死,大善大恶,落子无悔!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的笑脸定格成僵硬的表情,然后嘴角一点点下撇,由笑转哭。

    他蹲下身,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“晋升化神好难啊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镜映容也跟着蹲下来。

    “化神之后,返虚,洞真,大乘,无上,会一阶比一阶更难。”

    哭声瞬间停了。

    对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,愣愣地看她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人惊恐地怪叫一声,驾起遁光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镜映容站起身,望着那人飞远的方向,神情若有所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