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EQI CMS > 修真小说 > 玄海萍客游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足鼎立
    花掌柜继续说道:“不久之前,先是落尘道长拜访少林寺。”

    李羡仙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了,我也一直想问,落尘道长突然离京,甘愿离雪鸽姑娘而去,这中间有何原由,花掌柜可否知晓?”

    花掌柜摇了摇,说道:“不知,就连雪鸽姑娘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。”李羡仙道:“落尘道乃是一位入世的高人,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,岂是我们这些凡人猜得透的。”

    花掌柜继续说道:“没错,落尘道长拜访少林寺,结果刚到山门,就和遗空大师打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陈胜接口道:“前些日子,遗空大师的师弟遗尘大师遭人暗算,还被取了人头,并且还死于寺中,放眼整个江湖能做到此事的,也唯有窥探到九品仙境的落尘道长了,遗空大师自然会不由自主的把这笔账算在了落尘道长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花掌柜道:“我想也是如此,自然遗空大师不是落尘道长的对手,而遗空大师刚刚落败,少林寺掌门方丈便出关了,成功踏入了九品仙境,随后落尘道长就被他唤了过去,之后两个人便销声匿迹了。”

    “销声匿迹?”李羡仙追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花掌柜道:“因为没有任何一人知道他们两个聚到一起之后发生了什么,不过听说当时嵩山之上地动山摇了好一阵子,恐怕是交手了一番吧,之后两人便双双不见了踪影,现在少林寺的弟子们,还在寻方丈的下落呢。”

    李羡仙啧了一声,又道:“可算尽管如此,这对丰亲王应该好处更大啊,毕竟就算方丈还在,以方丈大师的德行,也不可能去参与这朝堂之争的,反倒是一切都因为遗空大师而已,方丈消失,少林寺的一切事宜便都应该交到遗空大师手中,丰亲王岂不是更加的如虎添翼?”

    花掌柜呵呵一笑,说道:“本来确实如此,可是怪就怪在,遗空大师好像彻底顿悟了一般,竟然选择了从此闭关,说是再此以后,再也不会踏出山门一步,而且明令禁止,少林寺的僧人,再也不可参与庙堂之事!”

    “呃?”李羡仙微微一愣,道:“这倒是奇了。”

    阎九道:“这也不甚奇怪,毕竟顿悟这种东西,本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说不定遗空大师真的感悟到了什么也不一定,看破了红尘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花掌柜道:“阎公子说的有道理,总之不管什么原因,少林寺是不去再参与庙堂之事了,要知道丰亲王以前一直仰仗着少林寺,把全天下各门各派全都不放在眼里,这时候手中忽然没了少林寺,就等于完全斩断了他江湖之中的手足。”

    李羡仙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也就是说,涉及到江湖的,现在也就只剩下太子了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花掌柜道:“净亲王府之中,最近忽然有很多以前从未露面过的江湖人士在府中进出走动,而且都是高手,说实话,现在少了丰亲王,但是这皇子夺嫡,又处在了三足鼎力互相制衡的局面,只不过是由王爷您顶替了丰亲王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李羡仙道:“是啊,原本我还合计,这样就成了我和太子之间二人的较量,如果真是这样,情形没有多大的变化,倒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这时陈胜说道:“小花,那你有没有查到,净亲王的那些江湖人士,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花掌柜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些人就像阎公子刚出道的时候一样,无迹可查,神秘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是欧阳玉。”这时候,沉默了好长时间的阎九忽然开口说道:“除了我师兄欧阳玉,我实在想不出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羡仙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和我较量。”阎九说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原因,但是我能肯定师兄他并没和我开玩笑,他已经是把我看成了死敌,这个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    陈胜问道:“这和他投靠端亲王府有何关系,既然他手下有足够的高手,为什么不直接和你发起挑战?”

    阎九道:“我猜师兄的想法就是,想要告诉我,无论在什么地方,他都会胜我一筹,武功上是,江湖上是,就连朝堂的夺嫡之争也是。”

    李羡仙拍了一下大腿,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因为阎小哥儿助了原本一无所有的我,所以他便选择帮助现在同样是一无所有的净亲王,所以他当时他杀了阴别离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阎九无奈的一笑,说道:“这个师兄,虽然从小和我情同手足,但是一直也是相互竞争的对手,虽然我一直无心相争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羡仙道:“不对啊,他应该比你大了好些年纪吧?”

    阎九有些尴尬,说道:“确实,不过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李羡仙问道。

    陈胜道:“这个我略知一二,少主从习武的第一天开始,就展示出了惊人的天赋,而少主的师兄欧阳玉,在少主习武之前,欧阳玉乃是非人间天赋第一的奇才,可是少主却只有了三年的时间就赶上了他的修为境界,欧阳玉自然把少主当成最大的竞争对手。”

    阎九道:“所以啊,如果我师兄欧阳玉他如果真的就是为了展示出高我一筹的手段,参与到这太子夺嫡的事情之中,我真的是感觉太对不起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李羡仙摇头笑道:“阎小哥儿,这可完全不关你的事情,你又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陈胜道:“不过我好奇的是,欧阳玉他一个人踏入江湖,然后从此就销声匿迹,之后在比武大会第一次露脸,就是那般高的修为境界,先给少主来了一个下马威,然后再出现的时候就是这般的阵势,他这底蕴到底是从何而来的?”

    阎九道:“可惜,我家老头子什么也不愿意告诉我,不过我现在倒是可以猜出来了一些,就是我师兄的身后,应该还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势力,一个底蕴完全不亚于我们非人间,在江湖上不曾现世的势力!”